【校场】首次举办太空军演的法国是否会成为太空小霸

38日至12日,法国举行了号称“不仅是法国第一次,也是欧洲第一次”的太空军事演习。这次代号为AsterX的演习是为了向196511月法国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致敬。这次演习中,法国邀请了美国太空军和德国的太空中心一同参与。该演习其实原计划于去年11月举行,但受新冠病毒的影响,“鸽”到了今年3月才举行。

法国太空司令部(CDE)负责人弗里德林格(Michel Friedling)将军透露,演习的目的是对现有系统的“压力测试”,评估未来的需要改进的方面,加强利太空司令部建设。不过本次演习将主要采用模拟的电子推演方案,而不是真的发射几颗火箭上天。模拟的情景有战略卫星被敌方航天器接近、跟踪与监视潜在具有潜在威胁的太空物体等。

严格来说,法国这次太空军演,政治表演成分大于技术检验成分。演习没有试验新装备,只是使用电脑程序进行的模拟推演;模拟推演上,也没有试验新战法新编制。从法国军事建设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次军演更多的是对20199月成立的太空军事指挥部进行的一次“结业考试”。

从法国的演习目标来看,本次演习也非常有现实的针对性。首先是模拟战略卫星被敌方航天器接近,这是因为法国的军事通信卫星雅典娜·菲杜斯(Athena-Fidus该卫星是和意大利共享的)在2017年被俄罗斯间谍卫星Louch-Olympe试图极近距离围观过(推测是想拦截其发射的通信数据)。这件事在法国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在跟踪轨道目标上,法国人也有着现实需求:人类第一颗卫星发射以来,给太空留下了约9200吨的太空垃圾,仅在1毫米至1厘米尺寸的就有约1.28亿个,大于10厘米的物体则有约34000个,其中只有约3700个碎片是太空监视网络记录并定期跟踪的。而法国人在这方面同样有心理阴影——19967月,法国“樱桃”(CERISE)军事侦察卫星被1986年爆炸的阿丽亚娜1(Ariane 1)火箭残骸撞到。

此外,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根据公开的图片显示,这次演习应当还包括了导弹防御预警系统的测试。这也说得通,毕竟弹道导弹也是一种特殊的运载火箭,核弹头也是太空中的不明物体。法国也的确一直试图建立独立的战略核反击体系,这要求法国的太空部队能提供准确有效的核预警。

法国人此次太空军演虽然名字中又是太空又是军演,但这不代表其要进行太空军事化了。这不仅是因为法国一直在强调自身是防御性质的太空部队,也与法国没有足够的技术能力进行太空攻势有关。虽然太空军事化这一话题大家年年讲,但传统意义上的太空军事化指的是在太空部署武器。正如同制海权是体现在军舰遨游四海,制空权是战机振翅九天。太空军事化至少也得是在轨道上部署上那么几颗能攻击别的卫星的卫星,至于各种陆基的反卫星手段,恰如大航海时代的岸防炮,只是用来反对别人利用太空。很显然,还没进行过反卫星试验的法国连这门岸防炮都没有。

这一特点在法国人的太空建设与未来规划也有所体现,法国的现有太空技术装备只不过是少量通信卫星、少量侦察卫星、少量电子侦察卫星,和一半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这些远远算不上太空军事化。在面对未来的预算计划中,法国人在太空领域有着一项2019-2025年军事支出计划,该计划将36亿欧元(40亿美元)用于太空防御,包括将太空军的编制扩大到500人,发射新的CSO系列的电光侦察卫星、Ceres信号情报卫星和锡拉丘兹4号(Syracuse4)通信卫星与更新GRAVES雷达监视系统。这个预算案同样不包括进行类似美国的X-37B类似的太空军事擦边球试验,更谈不上军事化。不过弗洛朗丝·帕利在演习期间称,法国未来要研制一种激光武器用于反卫星作战,据称这种激光武器计划安装在卫星上,可以干扰或摧毁对方反卫星导弹或者反卫星卫星。

空天军并不能让法国加入太空军事化的原因不仅仅是其未来5年预算案的问题,还有着性价比问题与法律问题。虽然1967年签署的《外层空间条约》那样,禁止在外太空部署核武器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留下了太空中可以携带、使用常规武器的后门(其实也不能算后门,毕竟锤子也是常规武器,并且苏联宇航员要带枪防身)。但包括后续的《月球公约》在内的一系列协定基本上判定了太空常态部署攻击性武器属于违规行为。国际法不是不可违背的,只不过要付出代价,但法国人真的愿意当出头鸟来挑战与核平衡深度捆绑的空间条约吗?法国在建立太空军之初,就在反复强调“必须在遵守国际法的前提下活动”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在技术上,在太空部署武器的第一步就是将武器发射上太空。但这一点就困难重重,由于在太空变轨需要耗费自身燃料,太空反卫星的卫星体积就不能过小,这样才能维持其机动变轨能力。同时,由于卫星的使用寿命极短,因此在和平时期高价维持太空反卫星卫星并无意义。如果说战时在部署,其反应灵活性又比不上反卫星导弹与陆基激光干扰,但却会带来“制造太空垃圾”等一系列的政治问题。因此即使从性价比角度来说,法国人也不太可能会贸然部署“武装卫星”。目前法国人规划的方案中,计划的也只是防御性手段,例如为卫星配备摄像头来监视有无可疑物体,并且在未来“可能配备激光”来干扰来袭的反卫星武器。

总的来说,法国人的太空军其实只是对原本的太空侦察能力和资产进行整合(这也是绝大部分的所谓“太空部队”现状),并不代表法国人真的要搞太空军事竞赛。其太空战略设定了两个目标,首先是提供更好的空间态势感知,以支持国家决策。第二个是改善对欧洲国家和国家太空资产的保护。此次所谓的欧洲第一次太空军演中拉上德国,与法国军事航天的开放合作路线有关。虽然法国号称是世界第四大太空强国,仅次于俄、美、中。但这个排名就好比国足是东亚前三一样,没有任何意义。由于国力的限制,法国人要想拥有更多的太空话语权和更好的利用太空,就不得不在军事领域同其他国家合作。例如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联合研制的“太阳神”光学侦察卫星与法国积极推进的欧盟“伽利略”导航卫星系统。

但法国人的拉拢也是有隐含条件的,那就是法国人在欧洲军事合作中一如既往的方针:建立在法国领导下的欧洲大联合,可以不联合,但法国一定要主导。这种戴高乐主义下的法国军事建设,经常会阻碍合作的进一步发展,例如在重大国家安全项目上其盟国往往会由于拒绝法国主导而产生分裂。在伽利略项目上德国有所怨言,在最近的联合研制五代机(FCAS)上德国更有怨言,那么在未来,法国人想拉德国人进行“欧洲一体太空军”时,德国人的态度恐怕同样不会很好。当然,欧洲大国德国可能对此有所怨言,但法国作为大国主导对中等国家来说反而是好事,意味着风险和责任不用自己出大头,因此,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未来可能会积极参与法国空天军的活动。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nmuyi.com/35.html